我和警察的故事-安徽法制报
网站首页

我和警察的故事

2022-01-07 14:57:30 安徽法制报社

作者 赵士江

晚秋。

夜凉如水。

惨淡的月光照过光秃秃的树干。影子横斜在无人的新马路上。像向前延伸永无止境的栅栏,又像套在身上的一道道枷锁。让我烦躁的想骂人。

和妻子吵架后赌气出来已经有六七个时辰了吧。心仍然很烦躁。

但是也已平复了不少。最起码不再是那种绝望,愤恨,了无生趣的感觉了。

右手边,有人递过来一颗烟。我顺手接了过来感觉是颗香烟后才反应过来。

我并没有吸烟的习惯,今晚竟然吸了那么多。

都是身边这个自称老陈哥的警察同志递过来的。

我转过头打量一下他。五十余岁,中等身材,一身警服很得体,给人一种很壮硕和干练的感觉。

这个人还在不停的慢言细语的劝导我。身后百十米远处的警灯无声的闪烁着。

这个警察来了有二个多小时了吧。

我回忆了一下,竟然想不出太多的细节。只隐约记得在我快要失去理智的时候一辆警车停在我的身边,下来一个警察问我需要不需要帮助。

我根本没有理他,自顾自的往前走了几步。可能是看出我的状态不对。这个老陈哥一直跟着我,和我聊着天,我偶尔回应一下他。就这样僵持了不下于二个时辰。

一阵寒风袭来,老陈哥明显抖了一下。我这才发觉我身上竟然披着警察大衣。

我愣住了,一种歉意充斥心头。

因为我个人的因素让别人跟着受累。这不是我的风格。

上车里暖和一下吧。我说到。

好,好。一股喜意堆满了老陈哥的脸庞。老陈哥边笑边说。

我送你回家吧,两口子哪有不吵架的,床头吵架床尾和吗。

老陈哥仍在喋喋不休。但是我听起来已经不是那么刺耳了。

眼前更是掠过了女儿甜甜的笑脸,儿子崇拜的目光。冰冷的心渐渐融化了,透出丝丝暖意。

我的手悄悄的按住了手机开机键,随后嘟嘟的短信音一个接一个响个不停。

这时,老陈哥的手机也嘟了一下,老陈哥打开手机看了一下回过头来对我说:“你是叫某某某吧。家住某某地方是不是?你看看,你家人找不到你都报警了,还好你没有干傻事,要不然可有你后悔的了”。老陈哥笑眯眯的说。

坐上警车看着路两边的树干刷刷的向后掠过,像一幅幅极美的乡村画卷。

回到家我是先道歉呢还是先道歉?

这一会儿,我的思绪又飘远了。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