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民出行之变-安徽法制报
网站首页

乡民出行之变

2021-09-07 16:06:40 法治安徽网

乡民出行方式的变化无不刻有深深的时代印记。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我出生在江南水乡当涂县一个半山半圩的古老村庄。从我能记事时起至改革开放初期,我们一个3万多人口的公社只有一条通往县城、宽度不足5米的坑坑洼洼的砂石路,其它支路不是小机耕路就是窄窄的泥土路。全公社每天到县城除水路有一趟沿着弯弯曲曲的河流近乎爬行的过境小火轮外,陆路只有上、下午各一辆客运班车。那年月,人们从农村客运站上客车简直就像打仗一样,每个人都要使上吃奶的劲。孩子哭、女人叫、老人骂,聚集在车门口的人群从三面拼命往上挤,是人们上车时特有的景象。即使勉强挤上车,人也像石榴籽一样一个紧挨着一个。那时人早早来到车站却坐不上车,是常有的事。

乡民们一般很少出远门,在20公里范围内的出行,除特殊情况需划小船外,基本上都是靠两条腿走路。简易的货物运输只能靠原始的手提背扛肩挑解决。当年,生产队交公粮,男女劳力每人头戴一顶草帽,颈上挂着毛巾,肩挑一担沉甸甸的谷物,一字长蛇般一路挑到远在7公里外的公社粮站,是我至今仍难忘怀的深刻记忆。

改革开放,特别是1979年我省实行“联产承包,分田到户”后,乡民们胼手胝足、勤劬劳作,大多数很快摆脱了贫困。从1982年起,过去在农村非常少见,不仅价贵而且还需凭票购买的自行车开始渐渐进入普通农户家中。1984年,我们村庄有2户人家还先后购买了2台手扶拖拉机及其配套的农器具。他们农忙时帮助乡民耕田耙地,农闲时穿行在乡民们人工建勤拓建的机耕路上跑运输,不仅使自己的腰包渐渐鼓了起来,而且也极大地方便了乡民们的货物运送。

其后,伴随着乡镇企业的异军突起和乡民们外出打工潮的兴起,摩托车逐渐成了年轻乡民外出的主要交通工具,古老且效率低下的舟楫河运逐渐被乡民们所抛弃,就连水上小火轮也因经营困难最终被迫停运。

1994年,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我省全面放开了客货运输市场。我县统一车型的农村客运中巴车如雨后春笋般很快遍布各个乡镇。乡民们只要走到通客车的公路边,半个小时内必有一辆中巴客车经过,招手即停,上车便走,既方便又快捷。这期间,我们村庄也有3户人家先后添置了小农用货车,村民们的大宗货物运输基本实现了机械化。

2005年,村村通水泥路工程在我县成功实施。随后不久,水泥路渐渐延伸通向了各个村民组。乡民们从此告别了“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的出行历史。很快,在市场的催化下,一些乡民自购了小型面包车,专门跑各村庄到集镇的短途客货运输。经过交通主管部门的有效引导和科学规范,这些小面包车使乡民们的出行从此变得风雨无碍,不仅在家门口就可以上车走人,而且雨雪天也如同城里人一般,可以穿着皮鞋出远门。尤其让乡民们感到欣慰的是,如遇特殊情况急需用车,不论白天黑夜,一个电话就可让车按时停在家门口,有效解决了乡民们祖祖辈辈一直存在的家有急事出门难的问题。

2010年后,伴随着国家对公路建设投入的持续不断加大和四通八达、遍及每个村庄的农村水泥(柏油)路网的有效形成,已经富裕起来的乡民们,有相当多的家庭纷纷拥有了过去人们想都不敢想的私人小轿车。乡民们外出,除自驾或坐客运汽车外,还可选择到离家乡不足40公里的南京禄口机场坐飞机,也可到县城上高速、坐高铁等。特别是近几年来,随着农村老村道加宽、农村公路危桥改造、农村公路安保等民生工程的有效实施和农村“四好公路”建设的持续发力,我县所有建制村都已实现公司化规模运营的村村通中巴车客运,每条客运线路都设立了物联网点,并且所有临水临崖路段都有效实施了安防措施……所有客货运输车辆在宽敞平整的乡村水泥(柏油)路上由过去能通行已变得能畅行天下,乡民们出门在家门口就能抬脚上车,人坐在家里动动手指也能购进外地的货物,也不再有错车难和有安全隐患的困扰了。

现如今,乡民们出行的幸福感已经爆棚。乡民们出行已变得更便捷、更安全、更舒适、更称心了,已演变成个人的一种美好生活享受了。

(韦德昭)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