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这些扶贫法律知识你了解吗

2019-11-06 15:56:31 法治安徽网

脱贫攻坚工作政策性强、涉及面广,关乎千家万户。广大农村干部群众有必要了解相关的扶贫法律知识,以期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开展工作,维护困难群众合法权益,推动乡村治理和乡村振兴。那么脱贫工作中,会遇到哪些法律问题呢?

●捐赠行为不可随意反悔

案例:一公益性社会团体为当地经济条件相对落后的某山区贫困村组织了一次募捐活动,共募集款物折合人民币共计10余万元。这些钱物中,包括一家家纺企业承诺捐助的价值2万元的被褥等过冬用品。谁料想,当募捐组织者准备将上述物资运往帮扶山村时,家纺企业负责人却表示眼下公司经营困难,不愿如约履行先前作出的捐助承诺。在此情况下,募捐组织者通过邀请律师普法析理,家纺企业最终兑现了全部承诺。

评析: 《合同法》第186条规定:赠与人我国 “在赠与财产的权利转移之前可以撤销赠与。具有救灾、扶贫等社会公益、道德义务性质的赠与合同或者经过公证的赠与合同,不适用前款规定。”《慈善法》第41条规定,捐赠人应当按照捐赠协议履行捐赠义务。捐赠财产用于扶贫、济困,扶老、救孤、恤病、助残、优抚,救助自然灾害、事故灾难和公共卫生事件等突发事件造成的损害,并签订书面捐赠协议的,捐赠人如果违反捐赠协议逾期未交付捐赠财产,慈善组织或者其他接受捐赠的人可以要求支付;捐赠人拒不支付的,慈善组织和其他接受捐赠的人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申请支付令或者提起诉讼。本案中,家纺企业拒绝履行捐赠的行为是没有法律依据的。

●扶贫款物“碰”不得

案例:某村被认定为相对贫困村,上级财政和扶贫单位投入资金对该村进行“精准扶贫”。期间该村支部书记黄某利用职务之便,在扶贫项目实施过程中,采取虚开发票、虚报管理人员误工费等方式,先后多次套取财政扶贫专项资金2万余元,用于个人支付车辆油费、餐费等。法院审理认为,黄某作为基层组织人员,在协助政府开展扶贫工作中违反国家关于特定款物专用的财经管理制度,将扶贫专项资金非法占为己有,其行为构成贪污罪。法院最终判决被告人黄某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并处罚金4万元。

评析:贪污罪属于特殊主体犯罪,只能由两类人构成,一类是国家工作人员,另一类人员是受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等单位委托,以承包、租赁、临时聘用等方式管理、经营国有财产的人员。《刑法》第93条规定:本法所称“国家工作人员,是指国家机关从事公务的人员。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和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中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及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国家工作人员论。”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村民委员会等村基层组织人员在从事哪些工作时属于《刑法》第93条第2款规定的“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的解释中也明确规定,村民委员会等村基层组织人员在协助人民政府从事救灾、抢险、防汛、优抚、扶贫、移民、救济款物的管理,社会捐助公益事业款物的管理等属于“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本案中,黄某套用侵吞扶贫资金的行为符合贪污罪的主体资格和构成要件。黄某的教训警示人们,国家对于专项拨付的扶贫、救灾、优抚款物是严管严控的,对于经手这些款项财物的工作人员来说无异是“高压线”,万万不可动歪脑筋。

●困难群众可获法律援助

案例:年逾六旬刘老汉与儿子小刘(患间歇性癫痫病)共同生活,是本村的建档立卡贫困户。在协商一起邻地纠纷时,小刘被邻村村民谢某殴打致伤,虽经公安派出所、村委会出面调解多次,谢某拒不赔偿。无奈之下,深陷家庭经济困境的刘老汉到当地法律援助中心寻求帮助。了解情况后,援助律师当即受理这起案件,最终通过诉讼渠道,帮助小刘获得赔偿金8000余元。

评析:法律援助是维护困难群众合法权益、保障社会公平正义的一项法律制度,与脱贫攻坚工作关系密切。根据《法律援助条例》的有关规定,法律援助律师可为困难群众无偿提供以下服务:解答法律咨询,代为起草相关法律文书;非诉讼法律援助,代理案件当事人参加和解、调解、仲裁等活动;诉讼法律援助,在民事诉讼、行政诉讼、刑事诉讼中代理困难群众,作为代理人参加诉讼活动。困难群众申请法律援助的,需持有下列证件或证明材料之一:农村居民最低生活保障证;农村特困户救助证;农村“五保”供养证;人民法院给予申请人司法救助的决定;在社会福利机构中由政府出资供养或者由慈善机构出资供养的证明材料;残疾证及申请人住所地或者经常居住地的村民委员会、居民委员会出具的无固定生活来源的证明材料;依靠政府或者单位给付抚恤金生活的证明材料;因自然灾害等原因导致生活出现暂时困难,正在接受政府临时救济的证明材料。

禾刀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