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爷爷接孙女放学撞伤人 儿子儿媳是否担责

2020-09-24 09:24:31 法治安徽网

老太太扛着锄头走在路上,被后方的三轮车撞倒受伤,骑三轮车去接孙女放学的爷爷,为图方便,结果逆行出事。老太太治疗结束后,认为爷爷接孙女,是给儿子、儿媳“义务帮工”,要求爷爷和他的儿子、儿媳共同承担赔偿责任。那么爷爷的儿子、儿媳是否要共同担责呢?近期,安庆宜秀区人民法院审理了这样一起交通事故纠纷,经审理,依法判决爷爷孙某乙担责。

事情是这样的,2018年11月1日16时05分,孙某乙驾驶无号牌三轮电动车,前往学校,接放学的孙女。在道路上逆行时,碰撞到路边肩膀架着锄头行走的村民余某某,导致孙某乙、余某某受伤及三轮车受损。事故经安庆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三大队勘查认定:孙某乙承担该起事故的全部责任,余某某无责任。事故导致余某某十级伤残。因为各方未能就赔偿事宜达成一致意见,余某某向法院提起诉讼,余某某认为孙某乙撞伤自己系在接送孙女放学途中,孙某乙系义务帮工其子女,因此要求孙某乙的儿子孙某甲、儿媳王某某赔偿其因交通事故造成的医疗费、护理费、营养费及其他损失合计9万余元,孙某乙在上述赔偿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

在庭审中,孙某乙觉得认定自己负这起交通事故的责任,总让人有些想不通,因为事故发生时,是自己的头部先遭到异物击中后,才导致车辆失控发生碰撞,不应负事故的全部责任,交警部门痕迹比对也确实显示事故现场的锄头上有自己的DNA,但交警部门认为事故发生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孙某乙逆向行驶导致,所以作出上述责任认定。同时余某某在农活结束后携带农具在路边正常行走,在我国农村道路上很常见,符合一定的社会习惯,其行为并无不当,也没有与事故发生有关的道路交通违法行为。经进一步审查,法院认为,导致事故发生的主要原因,是孙某乙逆行,故法院采纳了交警部门的责任认定,认定孙某乙承担本次事故的全部责任。

案件审理中的另一个争议焦点是,孙某乙接送孙女上下学,是否能认定其是“义务帮工”?义务帮工是指为了满足被帮工人生产或生活的需要,没有义务的帮工人不以追求报酬为目的,免费为被帮工人提供劳务或服务的行为。而本案中孙某乙作为家中成员之一,接送其孙女上下学,属于家庭成员之间的任务分工,不应当认为是法律意义上的义务帮工。孙某乙帮助儿子孙某甲、儿媳王某某接送孩子,也是家庭成员之间的一种互帮互助。余某某要求孙某甲、王某某承担赔偿责任的诉求,不符合法律要求。法院依法判决由孙某乙赔偿余某某因交通事故造成的损失9.586146万元,驳回了余某某要求孙某甲、王某某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诉求。

编者:法无外乎人情。本案中的审理判决,体现了法律规则、司法的温情和家庭亲情的有机融合。确实从审理的客观事实看,孙某乙头部先被余某某肩扛的锄头撞击,导致所骑的三轮车失控后撞倒了余某某,但孙某乙被击打是其逆行所致,故警方认定孙某乙负全责,有法律依据。再看余某某,在农活结束后肩扛农具在乡村公路靠边行走,符合社会习惯,没有过错。如果因其肩扛锄头打到逆行的孙某乙头部的行为,来减轻侵权人孙某乙的赔偿责任,无疑是在加重了余某某的行为成本,既不符合法律规定和民事习惯,也会让民事主体对自己的行为后果缺少预见性。同时孙某乙作为家庭成员接送孙女,是人之常情,若将家庭成员之间的分工都在法律上予以定性,是对家庭成员之间亲情的剥夺,也是对法律维护良好社会习俗作用的否定。司法的温度是对人情与人性的体现,民事审判不应仅仅机械地拘泥在文字上符合法律法规,更应深刻发掘其中所蕴含的价值取向,让每一个当事人都能在案件审判中,感受到司法的人文关怀和法律的温度。

潘秋越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