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拆“墙”记

2020-06-18 15:59:46 法治安徽网

“俺恁些年愁眉苦脸,胸口上像垒起一堵墙,压得人闷闷不乐,掺和的日子哪能舒坦?这回病根拔掉了,心里一堵墙拆除了,又过上了安稳地生活。”近日,安徽濉溪县孙疃镇耿圩村村民耿某平高兴的逢人便说。

耿某平与耿某同为一个村民组,两户人家屋撘檐地连边,邻里守望,相处十分融洽,谁家有个大事小事的,都能伸出援手帮一把,大人孩娃也没红过脸,两家人就像一家人。

远亲不如近邻,提起耿某平、耿某两家人的缘分,全村老少爷们不约而同地翘起大拇指,赞不绝口。

好花不常开,好景不长在。6年前的秋季一天,因为土地纠纷,双方闹翻了脸,不相往来,并结下积怨,从此两家人心里头矗立了一座——

垒 墙

1994年秋收后,根据政策规定,双方所在的村民组分配承包土地,大家赞同无异议。

可是,2014年冬小麦播种时,村民耿某平发现位于老稻圩地块的承包田,越来越变窄了,他不由东瞅瞅西望望,只见他在地头来回渡步,这是用脚步量地宽。耿某平步过自家地,又步东侧地临耿某家的地宽。他经过掐算人头分地数目,不算不知道,一算气上头,认为耿某多犁四分地。

这时,耿某平肚子里憋出一个大疙瘩,当即放下手中的农活,一路小跑回家找到耿某,话不投机半句多,两人脸红脖子粗打起口水仗,便拉拉拽拽往地里赶。找出地界才能有证据,耿某平和耿某一起刨土挖坑寻找界桩,翻土一大片没见地界踪影,咋办呀?

两家人通过信访诉求,各执己见,宝葫芦不开瓢,互不相让,村、组多次调解无效,马拉松式的纷争持续生温。眼不见心不烦,一到农忙地里干活,双方多多少少要杠几句,多年来成了家常便饭。

该起信访事件源于地界模糊,过去分田到户地边界桩,采用铁棍打眼,然后灌入石灰粉。现在耕种机械化作业,地界标识被损毁,恢复缺乏依据,极易产生土地纠纷。

今年6月初,正值“三夏”大忙,双方“老病复发”再次唠叨一顿。

为了解决群众的烦心事、操心事和揪心事,耿圩村村民理事会发挥自身优势,介入调处,找到双方当事人,主动上门——

拆 墙

村民理事会成员是不拿报酬的“和事佬”,由村民推荐选举产生,志愿服务村民,多为老党员、老教师、老村干、老乡贤组成。他们活跃在田间地头,走村串巷,进行普法宣传,化解民间矛盾,调处邻里纠纷,演绎硬核角色,倾情当好信访维稳、社会和谐的助力器。

土地纠纷是件挠头事,且达6年积怨,冰点难融,耿某平与耿某两家人心里的一堵墙还能破拆吗?村民理事会调解员知难而进,不打退堂鼓,登门出诊,同当事人沟通交流,摸清脉搏,掌握底牌。起初,双方不情愿配合,讥讽嘲笑,对村民理事会调处持半信半疑态度。调解员不顾坐冷板凳,热心劝阻,真情开导,放眼往远看,珍惜邻里关系,以和为贵,办法总比问题多。通过耐心细致思想工作,当事人心理上的墙壁呈现松动迹象,透出一缕阳光。

村民理事会调解员明白,小麦收割完毕紧接抢种玉米,两农户农资种子化肥备齐,等待适墒播种,抓住机会,尽快化解矛盾,不能继续拖延下去。调解员马不停蹄,巧施妙招,说服当事人前往承包地现场,给双方搭建一个互相谅解平台,当面倾诉原委,理清思路。

你让我也让,心宽路更宽。在村民理事会调解员主持下,双方落显不好意思,说话不够爽快,当双方扯起卷尺量地时,改变了以往僵持的态度,发生了令人感慨的一幕。

耿某平首先开口要让出尺寸,耿某紧随其后也要让出尺寸,各自谦让一步,现场气氛出现转机。调解员因势利导,冰释前嫌,消除误会,促使双方自愿达成共识,选点定桩,随着调解书按下的指印,6年积怨迎刃而解,双方当事人两手紧握,心里的一堵墙终于拆除了。

(谭昌领)

上一页:
下一页: